Rua.rua.rua

昨天画了自己的头像,大概是背太多单词的“物极必反”效果

封面人物真的太像麦叔了!!

放一张草稿,……画着画着忍不住姨母笑

(特定药剂)第三章

sorry,这几天摸鱼去了,希望大家没忘记前面的剧情


第三章

jerome是提着一只活兔子回家的,进门的脚步明显带着愉悦,jeremiah看见这一幕,不禁觉得无比熟悉,仿佛回到了小时候。于是他截住jerome回房间的路——
“吃了吧”
“你做。”
“ok”

jerome靠着厨房的门看着jeremiah在厨房剥着兔子皮,他的双手沾满了腻乎乎的鲜血,有的甚至溅到了他的脸上,他毫不在意并且冷静灵巧的扯出内脏,提着兔子的耳朵把头扔进垃圾箱。

“哈哈,”jeremiah忽然笑了一下
“你想到了那次?”
“那次你其实是想送我礼物?”
“现在你才理解,还说什么智商高?”
“我后来还把那只兔子给埋了。”
“你至少得留下皮吧?那可是我好不容易逮到的。”
“可能太残忍了吧”
“是啊,对于我来说。”
“什么?”
“我是说——你对兔子那么好,怎么不见你对你的弟弟好一点?”
jeremiah抬起头,冲jerome假笑了一下。

厨房安静了一会,随即又充斥着jeremiah打开的火炉和油烟机的声音。

兔子做的意外的鲜美,这使尝了一口的jerome翘起了嘴角,“是什么让我高傲的哥哥会做饭的?让我给他颁个奖吧!”

“厨艺也是需要精确到计划和平衡的艺术——我顺手学的,学点东西对我来说,不算难。”
“so,在这段这么奇怪又宁静,丝毫没有杀人的热情的日子里,你又在'精确的'盘算着什么呢?开一家养老院吗?”

jeremiah耸耸肩,给jerome递上红酒,“也许,jerome,我只是习惯了消磨时间,你知道,在20多年的独处中。”

“然而我却知道,我们的大脑里,都藏着一只疯狂的……”jerome沉吟一声,装作仔细思考的说“豪猪?满身是刺,疯狂的刨来刨去。我能这么比喻吗?”

jeremiah不满的抬眉,“如果这是你要同我找出共同点,并且开始正真像兄弟一样和解的第一步,jerome,我得说这个比喻不怎么样,”
jerome朝那个混球的方向扔了一个兔子的骨头。


吃完饭在jerome骂骂咧咧的洗盘子时,jeremiah看着jerome围着可笑围裙的背影,忽然说——

“我们来一次合作?今晚?”
许是他确实无聊的太久了,也许是他脑子确实坏掉了,jerome皱着眉回头看了半躺在沙发上的jeremiah,“什么合作?你终于开始耍花招了吗,my brother”
“让我猜猜,继续我之前的疯人院计划?你不会这么执着于我吧——”
jeremiah冷笑着打断jerome,“你那个计划让我们找个阳光灿烂的周末开开心心的执行,记得带上妈咪给你做的午饭,jerome”
jerome走出厨房翘着腿坐到另一个沙发上,假笑着回嘴:“谢谢——但还是算了吧”


“让我们试着上一次床——这种合作怎么样?”
重重的拳头几乎立刻的落在了jeremiah的脸上,jeremiah不耐烦,同时又毫不示弱地开始回击

“我可是花了很多钱才把你治好的,你悠着点打,而且——”
“你他妈个疯子,jeremiah,你”
“你要知道,jerome”jeremiah灵巧地制住jerome,把他反手压在沙发上,两人都气喘吁吁,“因为你的那个甜蜜的疯狂药剂,我发现我的体能意外的提高了,所以我能狠狠地揍你,你懂吗?”

“哦吼吼吼——我伟大的哥哥,这就是你救我的原因吗?——和其他人一样想利用我,让我报答你的欲望,哈哈,感谢你的救命之恩!!你可真厉害,说说,你和刚才那种兔子有什么区别,四处发情的恶心——啊!”jerome感觉自己的手臂快被扭断了,不得不停止说话,深呼吸试图减缓疼痛,他的心跳快极了,也乱极了。

“为什么我每次认真干一件事的时候都有人说我疯了?嗯?我要认真的告诉你,我们现在这种局面是你自找的,我只想好好跟你谈一谈,我不想像家里人一样强迫你,你懂吗!!”
jerome身体放松下来,像是很累似的,把头埋在沙发里不回话。

“我要认真的告诉你一件事情,——我爱上你了,jerome,在你死的时候,我,我才发现原来我是这么的——”jeremiah渐渐松了手劲,jerome也不还击,想到jerome当时的死,他喉咙一紧,“我才意识到,我可能会永远失去你,我渐渐发现我发了疯一样想你,我没法不关注着你,没法不能知道你在干些什么,没法…离开你,也许从小就是……”
jeremiah松开jerome,脱力地坐回沙发,jerome沉默地活动着手臂,坐在jeremiah的旁边,只是盯着窗户看着。

“从来没想过有人喜欢我这种人——”jerome忽然开口,“有也是疯子——哈,还真是。”

“真是一场失败的表白计划,肯定是那杯多余的玛格丽特酒的原因。”jeremiah开始抽起了烟。

“谁说失败了?”jerome抢过jeremiah的烟也抽了一口。

两人对视一眼。

烟掉在了地毯上,灼热的温度把地毯烫的卷开了一个小洞。
房间里的两人在甜蜜又疯狂的吻着对方,哈,这灼热的温度。





本来想就在这里完结的,但又觉得有点仓促?大家还想继续看吗,或者说还觉得有没有写下去的必要………

[特定药剂] 第二章

我又来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哈哈哈

没看过第一章的小伙伴,可以先去看第一章,反正两章都挺短的,,自娱自乐的我⸜( ⌓̈ )⸝




第二章


这里其实是jeremiah不知道怎么找的一个偏僻的小山,在山间建的一栋楼房。这座楼房对于大设计师jeremiah的手法来说,或许过于幼稚,过于奇怪了些。

jerome垂着头,心里又燃起了一丝烦躁,是因为他又回想起了刚刚他和jeremiah相处的各种细节。他回头看了看房门,jeremiah在屋里没有跟出来。

他一直沿着小路走,可以走到房屋对面的一个小山,他们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互相之间冷淡又和平地相处着,“这种状态应该很奇怪吧,”jerome想,这次来到这里真像是个漫长又奇怪的假期“毕竟我们都不是儿童了,也不会有家庭这种东西来滋生矛盾。”

但他其实为不能打架这一点感到挺沮丧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沮丧,这是一种类似于中年夫妻发现对方失去了性活力的沮丧吗,jerome在心里比喻着,随即又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对。

开始走上上坡路的时候,会显得很艰难,因为从大楼摔下,还能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jerome感到自己的胫骨和背部还有肋骨因为运动的起伏钻心的疼,可他没有停止脚步。

疼这种东西,有时候来点对你有好处。这句话是当时妈妈打他时说的,明明很讨厌这句话的jerome有时也会对自己说这句话。

他为什么要救我呢,jerome低着头走着,那些信徒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的死与活是某些人的契机,是他们的工具。

jerome走到了山头,眺望着蒙蒙黑的傍晚远处他们房子亮起的灯,想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他在马戏团捡到一张海报,他在背面的空白上画了认真地整整一个月,画的是他理想中的房子,jeremiah最后还抢走了那张画。

他们刚搬来这里,站在门口时,jeremiah看了jerome一眼,jerome抬眉瘪嘴回应着“……not bad,come in.”
画不知所踪,画里的房子就在眼前。

jerome能看到jeremiah站在窗边的影子,他一边看着远方的jeremiah一边点了一根烟,感觉jeremiah仿佛也在看着他。烟抽完了,他开始往回走,他想,也许该回去吃饭了。

《特定药剂》——第一章

这次想写一个长篇,嘿嘿,
对不起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jerome狂躁症主线(有这个症吗我不知道)

jeremiah暗恋jerome前提。



第一章

“砰砰砰砰砰砰!!!!”

jerome扔掉打完子弹的手枪,开始换下一把。
他现在非常的焦虑,非——常——的焦虑。

他的狂躁症犯了。

他一会蹲着一会站起来,“fuckfuckfuck!”

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象把枪口对向自己的脑袋来一枪是什么感觉,“肯定会在半秒钟之类感觉剧痛和灼热,不过这就是爆炸,不是吗,不是吗,不是吗”

“嘿嘿嘿,咱们别想这个,想点别的,想点别的。”
想点别的,那就
刀子捅入肉里“噗噗”的,血红色迅速漫开。
子弹疯狂的迅速的穿梭嗖嗖嗖嗖,
大楼忽然从中间爆开发出无与伦比的巨大响声,所有的人都哭喊着逃走。
一个男人惊恐的被绑在小丑的道具上,等待他的是不长眼的飞刀。
一个老头子慢腾腾的走着走着忽然被呼啸而过的火车撵的红彤彤。
……
红彤彤,他的手被舅舅按进滚烫的鸡汤里,他疯狂的尖叫着,看见自己的手变得红彤彤——

fuck,他低声咒骂着,颤抖的踢开了脚边的椅子,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啪嗒,被锁起来的门忽然开了,jerome马上烦躁的背对门,他知道只有谁能开这个门。
“jerome,你把自己锁起来干什么?”jeremiah带点担心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让jerome恢复了些许理智。

“别靠近我,我现在……”jerome一开口,更加嘶哑的嗓音把自己吓了一跳。


jeremiah摇了摇头,更加快速的走近jerome,房间里十分闷热,jeremiah脱下了外套卷起袖子,打开了所有的窗户,凉凉的风吹了进来,jerome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汗湿了,他转过身,压抑着自己的烦躁,朝哥哥扬了扬眉毛,“you.know,脑袋这玩意,总是不听使唤”

jeremiah被逗笑了,随即又转过身抛给jerome一个东西,jerome低头一看,是一个毛巾,

“把你身上的血和汗擦一擦。”


jeremiah抱着手臂看着jerome,god,他们现在是如此坦然的站在一起,不可思议。几个月前jerome拿着枪闯进jeremiah的迷宫时,jeremiah绝对想不到现在他们会发展到这一步,他们从互相憎恨,到以为jerome已经死去,不得不面对自己无处安放的感情,又到失而复得,就几个月。

jeremiah目光停在jerome被阳光晒到的睫毛,他在想,jerome也许确实是更帅的那一个,但他对这种劣势还挺满意。

他对自己是怎么看的呢?jeremiah又忍不住想着,“兄弟?哥哥?……家人?……还是只是另一个自己?一个疯子?一个比他更可怕的人?”
jerome其实从没想过伤害他,这一点jeremiah从小一直小心翼翼的信任着,可是,jerome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他说过他恨我,可我把他救活,他刚醒过来时,看我的眼神挺让人难忘。”
“如果我说我喜欢他,还不如把他关起来……”
jeremiah回过神,在心里否定了这个计划。

“咳……听着,jerome”jeremiah走过来又抢过jerome手上的毛巾,用更加小心的方式处理着伤口“我会治好你的,好吗?嗯?”

“只是不要老是这么伤害自己,这对你没有帮助,外面那么多人是干什么用的?”

jeremiah抬头对上了jerome嬉笑的眼神。

“别老是跟我承诺,老哥。”jerome逆着光靠近jeremiah,使得他看不清jerome的表情,“承诺本身就让人烦躁,谢谢你的毛巾……我出去走走。”

jerome走出门,长出一口气,jeremiah有奇怪的让他安心的作用呢,这点让他挺不服气的。

jerome的一场败仗


尴尬。
大概是现在空气里弥漫的味道,额,请尽量忽略掉血腥味和新鲜的火药味。
他们兄弟两发现由于最后一个倒霉蛋的咽气,导致他们忽然处于了一种微妙的独处时间,并且由于刚刚握手言和,他们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想拌嘴的欲望。

咳,jerome咳嗽了一声大概想缓解尴尬,看了看现在旁边面无表情的jeremiah,一歪头,一咧嘴,一屁股坐在犯罪现场仅存的半块沙发上,开始抖腿。
jeremiah看着这个无可救药的人,瞧瞧他,他好像还在脑子里放着什么摇滚乐,手指在膝盖上打着节拍,腿也不闲着,啪嗒啪嗒地抖抖抖。

jeremiah深吸一口气,扣动扳机“嘭!”
子弹擦破了jerome的小腿,吓得他从椅子上弹起来。
“Ahh!my little nervous boy!我以为我们刚刚签订了和平条约并且还顺利联手完成了我们的第一件杰作?”

“联手,是啊,如果你是指你在——不停地添麻烦。”

“哈,麻烦!我的jeremiah,那你得谢谢我,因为我们就是为了——制造麻烦,而且我和你的大脑构造一样,我劝你——不要盲目自信。”

jerome学着哥哥的语气阴阳怪气的说着,扛起了一包炸药,jeremiah目光不得不停留在被他弄伤的小腿上。

“如果你还有点兄弟情的话就不要傻站在那,过来帮我把这些炸弹放在现场入口的两边,然后我们好快点回家?”jerome在远处大声嚷嚷。
jeremiah大步走过去,目不转睛的盯着jerome,看来是jerome觉得热,就脱掉了上衣,肌肉曲线完美的上身在阳光下白的刺眼。

“嗯咳,”jeremiah觉得嗓子发干,他干脆不看,弯下腰帮忙布置着炸弹的导火索,两人默不作声的布置了一会,不知道他俩都在思考着什么。

jeremiah又抬头看了jerome一眼,慢吞吞的说“嘿……听着jerome,既然我们现在站在一边,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一下。你记得艾柯吧,我的助理。”

jerome停下了铲子,“怎么了?”
“她,额……我们要结婚了。”
“什么?”
“对。我们,”
jeremiah还没说完就感觉头上一阵剧痛,下一秒自己就躺在地上。

“你小子发什么混!”jeremiah冲跑向远处的jerome大喊着。

过了一会,jeremiah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jerome一个人开车飞快的逃了。

“fuckfuckfuck!”jerome在车上忍不住开始更加的狂躁。他还是总是这么突然,自己还是这么弱。jerome感觉脸很烫,打开了车窗,凉风呼呼的涌进来,吹得他眼圈发酸。
jerome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仿佛有一股叫做不甘心的邪火堵着他的心口,让他忍不住想粗暴的摁住他的哥哥,死死地捆住他,让他不再被什么该死的艾柯抢走,他该死的应该只属于自己。
“fucki am sick!!”jerome锁住了房门,心脏咚咚咚的跳,但却觉得无比的沮丧,他坐在地上看了一会小腿裂开的伤口,用脱下来的大衣盖住了自己的头。

太沮丧了,因为太后悔了,jerome努力摆脱着自己对jeremiah的感情,却越来越累,他不敢在站的离他很近的时候安静的注视jeremiah的眼睛,他也不敢轻易的触碰jeremiah的身体,他告诉自己要在他面前继续装的像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这样也许他会欣赏他。

jerome听到楼下有开锁的声音和jeremiah暴躁地把枪支扔在地上的声音,jerome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

“嘭!”jeremiah踢开了门,那个混小子打了他还正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呢。jerome听到jeremiah快速的向自己走来,心里竟然有点紧张,忽然胸前一重,jeremiah穿着皮鞋和大衣,野蛮的用手臂压住jerome的颈部,jerome毫不示弱地斜视着jeremiah,裂开笑容,jerome甚至能感受到jeremiah冷冰冰的怒气。

“很公平,小弱智,我打伤你的腿,你打我一拳,让我一个人埋炸弹,找了一辆幸存的破汽车回家,拎着所有东西回家,甚至都没空买午饭,很好,jerome。”

jerome也不说话,转开了头,“看来你很丧气——嗯?”jeremiah靠的更近了,jerome能闻到他身上的火药味,微热的呼吸轻轻的打在他的脸上。

“从我身上滚开,jeremiah,。”
“后天,my brother,”jeremiah抓住jerome的领口,让他的耳朵凑近自己的嘴。
“后天晚上订婚宴,你必须要参加。”

jeremiah转身出门,用手指感受着嘴上弟弟发红耳朵的余温,嘴角有藏不住的浅笑,哈,你快投降吧,我亲爱的jerome。

这天晚上,教堂响起了浪漫的音乐,到处都挂起了浪漫的白纱,看来是有新人要在这里定下终身。

教堂确空荡荡的,悠闲的坐着一个足矣出动一个军队来抓捕的大罪犯jeremiah他看了看表,没错是真实存在的表。听见了门口拉动机关枪保险栓的声音,嘴角一弯。

“my dear jerome,这就是你来看我婚礼带来的礼物?”
“…?……人呢?这个荒诞的破地方是要做什么蠢事?”

jerome僵硬的放下枪,赶到心跳越来越快,他又无可救药的跳进了他哥哥圈套了。

“不需要别人,有我们俩就够了。”

“所以说你……”
“jerome,我看到了你的动摇和心碎。”jeremiah走近,强势的让jerome靠近自己。
“这让我无比的开心,jerome。”

“你这该死的家伙……你”
“我也爱你,jerome。”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jerome长出一口气,注视着jerome的眼睛,里面是他的jeremiah的爱意。看来这场仗他败的一塌糊涂。

jerome感受着jeremiah的吻,他们都很野蛮地霸占对方的口腔,但又如此让让人雀跃安心。

“我差点就杀了你那该死的未婚妻女助理。”
“那是我的plan B,你杀死艾柯,逼我跟你在一起,我不同意,你就会捆住我强迫我跟你上床and——目标达成。”

“……你这个讨厌的计划通。”

jerome扼住jeremiah的下颌,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超级恶人,不禁又笑着回吻了过去。







耶写完啦ᕕ(ᐛ)ᕗ~~~希望大家喜欢嘿嘿嘿

520去看了寂静之地,啊好无聊的电影,途中看了好几次jeremiah解乏哈哈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