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rua.rua

香味

“嘭!”jerome觉得自己的肋骨绝对被甩出胸腔了,他躺在地上像一条快干死的鱼,艰难的吸入空气,他还能感觉到自己脖子上的力道和喉管挤在一起的窒息。他试图想动一下,又被一只坚硬的高跟鞋狠狠踢了一脚,这倒是让他找到了自己的身体,疼痛使他不得不翻过身来,结果又趴在地上。

“去你的!去你们的!你们去死吧!”jerome按住肿胀的胸腔抬头看着他的妈妈和小丑,他们的妆还没卸,这群鬼玩意还笑得开心呢!他心里气到了极点,又悲伤到了极点。“为什么不让jeremiah那个混小子去清理那堆屎玩意儿!”
“为什么,你问为什么吗?臭猪。”他被小丑拎起领子像一个小猫一样被提了起来,突出的眼珠子瞪着jerome。
“滚!滚开!放我下来!”jerome带上了一点哭腔了。
“因为,”妈妈凑上来险恶的窃窃私语“因为你今天12岁生日,这是送给你这个蠢货的礼物!哈哈哈哈…”
“滚!!滚!!!”jerome剧烈的挣扎着,摔在地上,慌忙的跑出帐篷,一直不停的跑,一直到把妈妈和小丑疯狂的笑声甩掉,一直跑到后山山坡的树林里,一直跑到自己忽然在漆黑里撞上了一颗小树,一屁股坐到地上。
“…妈的,狗屎……”jerome揉着自己的屁股,忽然觉得好笑,又抽噎着笑了两下。

黑暗里的树林里很安静,凉凉的风吹着伤口感觉不那么疼了,jerome叹了一口气。他觉得好累好累。平躺在了一块有月光的空地上打算睡觉,过了一会果然又爬起来蜷缩在了一个大石头的暗影里,今天也是jeremiah的生日,那个混蛋一定在John叔叔的暖和的大帐篷里吃些甜滋滋的苹果派和烤饼。想到这个他又睡不着了,咽了一口口水,脑子里开始胡想着苹果派加厚厚的蜂蜜是什么味道。
“肯定甜滋滋的,而且还很烫嘴,”他这么想着,“还能吃到里面没有切碎的苹果是最好不过了,是的,是的,我一定要瞒着他们偷偷拿上好几个,藏在什么地方慢慢吃,这样他们以为可以让我饿肚子时我其实在吃苹果派哩!。”
想着想着,他好像还真的闻到了那股甜腻腻的味道,jerome揉了揉鼻子,往石头上闻了闻,一股臭哄哄的青苔味,可闻一下周围,周围的香气越来越浓。
“咔嚓,咔嚓…”
一阵轻微的踩落叶的声音,吓得jerome缩在石头后不敢喘气,那个脚步声越来越近。
“……jerome?jerome?”
是jeremiah那个混蛋,他来干什么。
“我这里有苹果派,jerome”jeremiah轻轻的呼唤着。
“我能感觉到你在附近,jerome。”
“出来吧jerome,就我一个人。”
“……真的就我一个人,妈妈他们在床上。”
jerome听到他叹了一口气,咔吱咔吱着坐到了地上。
他俩沉默的坐了约莫一个小时,jerome躲在石头后面静静地听着jeremiah的浅浅呼吸声。
jerome悄悄的探出头来,他呼吸一滞,jeremiah正盯着他那块大石头呢。他们对视了一会,jerome慢慢的从石头后面爬了出来,“你要是敢告密我今晚在这里,混小子jeremiah,我真的会被打死的。”
“嗯,吃这个”jeremiah急急忙忙的从衣服里掏出一个鼓鼓囊囊的小布袋,一打开,香喷喷的苹果派味道更浓了,还热乎乎的呢。
jerome大口的吞咽着,不顾喉咙的刺痛,吃的他眼圈发酸,眼泪控制不住的流下来一滴。
jeremiah伸手擦了擦jerome的脸,感受到了他的泪水,指尖湿湿的。
“滚!别摸我!我可不需要你同情。”
“jerome,我没有。”jeremiah不急不忙的说到“你……讨厌妈妈他们吗?”
jerome吞下了最后一口苹果派“讨厌。”
“那……你能只喜欢我吗”
“……可以。”
jerome抬头看到jeremiah站了起来,像他伸出了手“走吧,我们回去。”
他刚想站起来,可是忽然失重的感觉袭来,仿佛地下忽然有一个大洞,他感觉自己在极速下降,jeremiah的手离他越来越远。

下坠感戛然而止,原来是个梦吗,还是那么痛苦的回忆。

他发现自己又在呼吸了,他刚刚明明计划失败,中枪坠楼的……?

“jerome?你醒了吗?我感觉你醒了!”
……该死,jerome想着,自己刚醒这个混蛋怎么就在身边。
他吃力的睁开眼,模糊的看到周围的窗子和床柱,还有那张该死的脸。
“jeremiah…”
“我在,我在。”
“我浑身都好痛…”
jeremiah掀开被子,轻轻的躺在jerome的旁边,轻轻的搂住了这个总是让人担心的家伙。
“jerome,我来陪你。”
“……我刚梦到你给我吃苹果派那次了,你还问我能不能只喜欢你”jerome换了个姿势,舒舒服服的把头埋在jeremiah的胸前。
“你身上好香啊……有苹果派的味道。”
“哈哈”jeremiah很得意,“我就知道。”
“那你梦里的回答呢?能只爱我吗?”
“你先解释一下我为什么浑身没穿衣服,我再回答这个问题。”




第一次写文😂,深夜肝作业的产品哈哈哈哈哈哈

评论(13)

热度(1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