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rua.rua

jerome的一场败仗


尴尬。
大概是现在空气里弥漫的味道,额,请尽量忽略掉血腥味和新鲜的火药味。
他们兄弟两发现由于最后一个倒霉蛋的咽气,导致他们忽然处于了一种微妙的独处时间,并且由于刚刚握手言和,他们不得不克制住自己想拌嘴的欲望。

咳,jerome咳嗽了一声大概想缓解尴尬,看了看现在旁边面无表情的jeremiah,一歪头,一咧嘴,一屁股坐在犯罪现场仅存的半块沙发上,开始抖腿。
jeremiah看着这个无可救药的人,瞧瞧他,他好像还在脑子里放着什么摇滚乐,手指在膝盖上打着节拍,腿也不闲着,啪嗒啪嗒地抖抖抖。

jeremiah深吸一口气,扣动扳机“嘭!”
子弹擦破了jerome的小腿,吓得他从椅子上弹起来。
“Ahh!my little nervous boy!我以为我们刚刚签订了和平条约并且还顺利联手完成了我们的第一件杰作?”

“联手,是啊,如果你是指你在——不停地添麻烦。”

“哈,麻烦!我的jeremiah,那你得谢谢我,因为我们就是为了——制造麻烦,而且我和你的大脑构造一样,我劝你——不要盲目自信。”

jerome学着哥哥的语气阴阳怪气的说着,扛起了一包炸药,jeremiah目光不得不停留在被他弄伤的小腿上。

“如果你还有点兄弟情的话就不要傻站在那,过来帮我把这些炸弹放在现场入口的两边,然后我们好快点回家?”jerome在远处大声嚷嚷。
jeremiah大步走过去,目不转睛的盯着jerome,看来是jerome觉得热,就脱掉了上衣,肌肉曲线完美的上身在阳光下白的刺眼。

“嗯咳,”jeremiah觉得嗓子发干,他干脆不看,弯下腰帮忙布置着炸弹的导火索,两人默不作声的布置了一会,不知道他俩都在思考着什么。

jeremiah又抬头看了jerome一眼,慢吞吞的说“嘿……听着jerome,既然我们现在站在一边,有件事情我得,跟你说一下。你记得艾柯吧,我的助理。”

jerome停下了铲子,“怎么了?”
“她,额……我们要结婚了。”
“什么?”
“对。我们,”
jeremiah还没说完就感觉头上一阵剧痛,下一秒自己就躺在地上。

“你小子发什么混!”jeremiah冲跑向远处的jerome大喊着。

过了一会,jeremiah还没来得及从地上爬起来,就看到jerome一个人开车飞快的逃了。

“fuckfuckfuck!”jerome在车上忍不住开始更加的狂躁。他还是总是这么突然,自己还是这么弱。jerome感觉脸很烫,打开了车窗,凉风呼呼的涌进来,吹得他眼圈发酸。
jerome也搞不懂他为什么这么生气,仿佛有一股叫做不甘心的邪火堵着他的心口,让他忍不住想粗暴的摁住他的哥哥,死死地捆住他,让他不再被什么该死的艾柯抢走,他该死的应该只属于自己。
“fucki am sick!!”jerome锁住了房门,心脏咚咚咚的跳,但却觉得无比的沮丧,他坐在地上看了一会小腿裂开的伤口,用脱下来的大衣盖住了自己的头。

太沮丧了,因为太后悔了,jerome努力摆脱着自己对jeremiah的感情,却越来越累,他不敢在站的离他很近的时候安静的注视jeremiah的眼睛,他也不敢轻易的触碰jeremiah的身体,他告诉自己要在他面前继续装的像一个十恶不赦的混蛋,这样也许他会欣赏他。

jerome听到楼下有开锁的声音和jeremiah暴躁地把枪支扔在地上的声音,jerome迅速的从地上爬起来。

“嘭!”jeremiah踢开了门,那个混小子打了他还正悠哉悠哉的躺在床上呢。jerome听到jeremiah快速的向自己走来,心里竟然有点紧张,忽然胸前一重,jeremiah穿着皮鞋和大衣,野蛮的用手臂压住jerome的颈部,jerome毫不示弱地斜视着jeremiah,裂开笑容,jerome甚至能感受到jeremiah冷冰冰的怒气。

“很公平,小弱智,我打伤你的腿,你打我一拳,让我一个人埋炸弹,找了一辆幸存的破汽车回家,拎着所有东西回家,甚至都没空买午饭,很好,jerome。”

jerome也不说话,转开了头,“看来你很丧气——嗯?”jeremiah靠的更近了,jerome能闻到他身上的火药味,微热的呼吸轻轻的打在他的脸上。

“从我身上滚开,jeremiah,。”
“后天,my brother,”jeremiah抓住jerome的领口,让他的耳朵凑近自己的嘴。
“后天晚上订婚宴,你必须要参加。”

jeremiah转身出门,用手指感受着嘴上弟弟发红耳朵的余温,嘴角有藏不住的浅笑,哈,你快投降吧,我亲爱的jerome。

这天晚上,教堂响起了浪漫的音乐,到处都挂起了浪漫的白纱,看来是有新人要在这里定下终身。

教堂确空荡荡的,悠闲的坐着一个足矣出动一个军队来抓捕的大罪犯jeremiah他看了看表,没错是真实存在的表。听见了门口拉动机关枪保险栓的声音,嘴角一弯。

“my dear jerome,这就是你来看我婚礼带来的礼物?”
“…?……人呢?这个荒诞的破地方是要做什么蠢事?”

jerome僵硬的放下枪,赶到心跳越来越快,他又无可救药的跳进了他哥哥圈套了。

“不需要别人,有我们俩就够了。”

“所以说你……”
“jerome,我看到了你的动摇和心碎。”jeremiah走近,强势的让jerome靠近自己。
“这让我无比的开心,jerome。”

“你这该死的家伙……你”
“我也爱你,jerome。”

“……我真是……拿你没办法。”jerome长出一口气,注视着jerome的眼睛,里面是他的jeremiah的爱意。看来这场仗他败的一塌糊涂。

jerome感受着jeremiah的吻,他们都很野蛮地霸占对方的口腔,但又如此让让人雀跃安心。

“我差点就杀了你那该死的未婚妻女助理。”
“那是我的plan B,你杀死艾柯,逼我跟你在一起,我不同意,你就会捆住我强迫我跟你上床and——目标达成。”

“……你这个讨厌的计划通。”

jerome扼住jeremiah的下颌,皱着眉看着眼前这个超级恶人,不禁又笑着回吻了过去。







耶写完啦ᕕ(ᐛ)ᕗ~~~希望大家喜欢嘿嘿嘿

520去看了寂静之地,啊好无聊的电影,途中看了好几次jeremiah解乏哈哈哈哈

评论(6)

热度(9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