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rua.rua

《特定药剂》——第一章

这次想写一个长篇,嘿嘿,
对不起我真的不会起标题

jerome狂躁症主线(有这个症吗我不知道)

jeremiah暗恋jerome前提。



第一章

“砰砰砰砰砰砰!!!!”

jerome扔掉打完子弹的手枪,开始换下一把。
他现在非常的焦虑,非——常——的焦虑。

他的狂躁症犯了。

他一会蹲着一会站起来,“fuckfuckfuck!”

脑子里忍不住开始想象把枪口对向自己的脑袋来一枪是什么感觉,“肯定会在半秒钟之类感觉剧痛和灼热,不过这就是爆炸,不是吗,不是吗,不是吗”

“嘿嘿嘿,咱们别想这个,想点别的,想点别的。”
想点别的,那就
刀子捅入肉里“噗噗”的,血红色迅速漫开。
子弹疯狂的迅速的穿梭嗖嗖嗖嗖,
大楼忽然从中间爆开发出无与伦比的巨大响声,所有的人都哭喊着逃走。
一个男人惊恐的被绑在小丑的道具上,等待他的是不长眼的飞刀。
一个老头子慢腾腾的走着走着忽然被呼啸而过的火车撵的红彤彤。
……
红彤彤,他的手被舅舅按进滚烫的鸡汤里,他疯狂的尖叫着,看见自己的手变得红彤彤——

fuck,他低声咒骂着,颤抖的踢开了脚边的椅子,揉乱了自己的头发。

啪嗒,被锁起来的门忽然开了,jerome马上烦躁的背对门,他知道只有谁能开这个门。
“jerome,你把自己锁起来干什么?”jeremiah带点担心的声音从背后传过来,让jerome恢复了些许理智。

“别靠近我,我现在……”jerome一开口,更加嘶哑的嗓音把自己吓了一跳。


jeremiah摇了摇头,更加快速的走近jerome,房间里十分闷热,jeremiah脱下了外套卷起袖子,打开了所有的窗户,凉凉的风吹了进来,jerome才发现自己浑身都汗湿了,他转过身,压抑着自己的烦躁,朝哥哥扬了扬眉毛,“you.know,脑袋这玩意,总是不听使唤”

jeremiah被逗笑了,随即又转过身抛给jerome一个东西,jerome低头一看,是一个毛巾,

“把你身上的血和汗擦一擦。”


jeremiah抱着手臂看着jerome,god,他们现在是如此坦然的站在一起,不可思议。几个月前jerome拿着枪闯进jeremiah的迷宫时,jeremiah绝对想不到现在他们会发展到这一步,他们从互相憎恨,到以为jerome已经死去,不得不面对自己无处安放的感情,又到失而复得,就几个月。

jeremiah目光停在jerome被阳光晒到的睫毛,他在想,jerome也许确实是更帅的那一个,但他对这种劣势还挺满意。

他对自己是怎么看的呢?jeremiah又忍不住想着,“兄弟?哥哥?……家人?……还是只是另一个自己?一个疯子?一个比他更可怕的人?”
jerome其实从没想过伤害他,这一点jeremiah从小一直小心翼翼的信任着,可是,jerome对自己到底是怎样的感情?
“他说过他恨我,可我把他救活,他刚醒过来时,看我的眼神挺让人难忘。”
“如果我说我喜欢他,还不如把他关起来……”
jeremiah回过神,在心里否定了这个计划。

“咳……听着,jerome”jeremiah走过来又抢过jerome手上的毛巾,用更加小心的方式处理着伤口“我会治好你的,好吗?嗯?”

“只是不要老是这么伤害自己,这对你没有帮助,外面那么多人是干什么用的?”

jeremiah抬头对上了jerome嬉笑的眼神。

“别老是跟我承诺,老哥。”jerome逆着光靠近jeremiah,使得他看不清jerome的表情,“承诺本身就让人烦躁,谢谢你的毛巾……我出去走走。”

jerome走出门,长出一口气,jeremiah有奇怪的让他安心的作用呢,这点让他挺不服气的。

评论(2)

热度(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