Rua.rua.rua

[特定药剂] 第二章

我又来了⊙▽⊙不知道自己在写什么,哈哈哈

没看过第一章的小伙伴,可以先去看第一章,反正两章都挺短的,,自娱自乐的我⸜( ⌓̈ )⸝




第二章


这里其实是jeremiah不知道怎么找的一个偏僻的小山,在山间建的一栋楼房。这座楼房对于大设计师jeremiah的手法来说,或许过于幼稚,过于奇怪了些。

jerome垂着头,心里又燃起了一丝烦躁,是因为他又回想起了刚刚他和jeremiah相处的各种细节。他回头看了看房门,jeremiah在屋里没有跟出来。

他一直沿着小路走,可以走到房屋对面的一个小山,他们来到这里已经有两个月了,互相之间冷淡又和平地相处着,“这种状态应该很奇怪吧,”jerome想,这次来到这里真像是个漫长又奇怪的假期“毕竟我们都不是儿童了,也不会有家庭这种东西来滋生矛盾。”

但他其实为不能打架这一点感到挺沮丧的,也不知道为什么,就是很沮丧,这是一种类似于中年夫妻发现对方失去了性活力的沮丧吗,jerome在心里比喻着,随即又觉得这个比喻不太对。

开始走上上坡路的时候,会显得很艰难,因为从大楼摔下,还能活可不是那么容易的,jerome感到自己的胫骨和背部还有肋骨因为运动的起伏钻心的疼,可他没有停止脚步。

疼这种东西,有时候来点对你有好处。这句话是当时妈妈打他时说的,明明很讨厌这句话的jerome有时也会对自己说这句话。

他为什么要救我呢,jerome低着头走着,那些信徒为什么要救我呢?
我的死与活是某些人的契机,是他们的工具。

jerome走到了山头,眺望着蒙蒙黑的傍晚远处他们房子亮起的灯,想到了小时候,那时候他在马戏团捡到一张海报,他在背面的空白上画了认真地整整一个月,画的是他理想中的房子,jeremiah最后还抢走了那张画。

他们刚搬来这里,站在门口时,jeremiah看了jerome一眼,jerome抬眉瘪嘴回应着“……not bad,come in.”
画不知所踪,画里的房子就在眼前。

jerome能看到jeremiah站在窗边的影子,他一边看着远方的jeremiah一边点了一根烟,感觉jeremiah仿佛也在看着他。烟抽完了,他开始往回走,他想,也许该回去吃饭了。

评论

热度(51)